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12. 「觀念」的抄襲也違法嗎?

文學、藝術等著作的創作,往往是奠基於整個社會文化發展脈絡,加上個人的巧思創意,而揮灑出令人激賞的文藝作品。歷史上有許多偉大的藝術家及創作,例如:德國知名的音樂家華格納所創作西洋音樂史上最龐大的歌劇作品《尼貝龍根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 )》,即是由中世紀德國的民間敘事詩《尼伯龍根之歌》作為其創作的依據;我國著名的藝術家張大千先生,也曾強調其在1940年代長期間赴敦煌臨摹石窟壁畫的經驗,也是其作品為何能以中華文化傳承者享譽全球的原因之一。

正因為如此,文藝作品在創作過程中,觀摩、參考他人既存的作品,乃是在鼓勵創作促進文化發展時,必須要兼顧的基本需求。這樣的需求,反應在著作權法上,包括: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著作權法僅保護具體的表達,不保護抽象的思考,以及著作權法有關合理使用的規定(如第52條有關合理引用他人著作的規定)。因此,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很明顯,單純抽象「觀念」、「概念」、「思想」的抄襲,並不構成違反著作權法的行為。

而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本條主要強調的意義在於著作權法僅保護將作者個人創意具體表現出來的表達,對於表達中所薀含的思想、概念、原理等,正是著作發表時所欲傳達予閱聽人,而閱聽人除提昇自己的文化素養外,更可能轉變為創作者的關鍵。因此,在判斷何為「思想」何為「表達」時,重點還是回到著作表現的形式,是否已足以表現作者個人的創作性,就此一作者個人獨特的創作性的部分,著作權法即予保護,其他的部分,可能是單純的事實、可能是抽象的思想、可能是參考他人的著作,這些都不會是著作權法賦予該作者的保護範圍,以平衡社會上保護著作權人權益,與促進國家文化發展的雙重需求。

至於在個案中如何區別什麼是「表達」,不能侵害,什麼是「思想」、「概念」可以參考?以下以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的《白蛇傳》來做說明。

白蛇故事在中國有許多版本,許多故事情節在南宋說書人話本中《雙魚扇墜》的故事,其中白蛇與青魚修煉成精,與許宣相戀,盜官銀、開藥鋪等情節,都已成形,而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則是將現代我們所熟知的白蛇傳故事情節定型的短篇小說。在白蛇傳中,什麼是屬於「抽象」的思想呢?白蛇傳的主軸是「人蛇戀」,我們可以發現在中國許多小說中,所有精怪變成人形與人相戀的故事情節,都有某個程度的相似性,例如:精怪修練成人形、精怪報恩、精怪與人相戀後恐懼人因發現這個事實的表現、精怪與有神通的第三人間的爭執、精怪與人間的信任與不信任等,這些就是白蛇傳中最抽象的「思想」的部分,通常這會與作者所處的社會環境或其所受的文化薰陶有關,例如:像牛郎與織女這種「人神戀」,或倩女幽魂這種「人鬼戀」,就明顯與「人蛇戀」不同。前述這些特定情節的「相似性」,都是反應在我們這個社會文化的背景下的期待,也是屬於多數從事這類故事創作者所共同接受的「思想」、「概念」、「觀念」,因此,並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以避免著作權保護反而不當限制著作的創作與文化的發展。

但在相似的「人蛇戀」或「人與精怪相戀」的抽象「概念」下,如何透過表現的形式、故事情節的安排、人物角色的刻畫、時代背景的融合等,加強著作的張力與認同感,使其引人入勝、深受感動,則是作者個人的功力所在,而此正是著作權法所欲鼓勵的「創作」,著作權法所應保護的「表達」。因此,雖然在馮夢龍之前,白蛇故事早為民眾所熟知,但馮夢龍將其故事完整以「短篇小說」的方式呈現,透過白娘子與許宣(仙)的對話,刻畫出白娘子與許宣的不同角色性格,再以各種突發事件,描述白娘子如何因應與許宣對於精怪的恐懼等,透過滿足閱聽人對於「人蛇戀」的想像,傳達其所認同的禮教或佛教思想價值,若在現代已足構成具體的「表達」,受著作權法保護。

由前述這些說明,我們可以了解到,一般所稱「觀念」的抄襲,其實不是著作權法意義上的「抄襲」(請參考第1篇第11題的說明)。著作權法在保護著作權人權益的同時,也已將社會文化生活的著作利用需求考量在立法的範圍內,在著作權法的法制下,我們必須要尊重他人的著作權,但也都可以自由利用他人著作中所傳達的精神、思想、觀念等,再另行從事獨立的創作或把著作中的精神再傳播出去。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