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11. 圖書館可否將報紙數位化,製作成專題剪報資料庫?

數位科技的普及應用,使得圖書館有更多的工具提供專業的資訊蒐集及整合服務,其中建置特定議題的剪報資料庫,對於研究工作有相當大的幫助,許多學校的圖書館或研究中心,也都會有專門人員協助蒐集、整理這些剪報資料。傳統的剪報工作,是將訂閱的報紙、期刊中,與某一特定領域相關的新聞報導、評論、專論等直接剪貼或影印後剪貼。就直接剪貼的行為而言,乃是基於對著作重製物所有權人的身分,對該著作重製物加以事實上處分,與著作權無關;而就影印後剪貼的行為而言,依據著作權法第48條第2款「為保存資料之必要」、第51條「私人重製」、第52條「教學、研究等正當目的的引用」及第65條第2項的4款合理使用基準判斷,因為上述剪報所生的重製行為,基本上只是提供讀者更快速找到所需資料的方式,對學術研究有極大助益,亦不會對出版社或著作權人的權益產生重大影響,故應屬合理使用範圍。

然而,數位科技使得傳統的剪報的工作,可能產出更具學術或利用價值的成果,例如:數位化後的剪報資料,可以建置標題、作者、出處等索引系統,甚至可以建置全文(圖像)資料庫。但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由圖書館自行建置剪報資料庫,除可能會涉及到著作「重製」與「公開傳輸」的行為,亦與傳統的剪報建檔對於著作權人的影響不同,因此,有必要重新予以檢討。

首先檢討圖書館自行建置剪報資料庫的問題。過去圖書館對於報紙重製為微縮膠卷,乃是透過著作權法第48條第2款「為保存資料之必要」,而進行重製。以數位的方式重製報紙,評價上與以微縮膠卷的方式重製並無不同,有差異之處在於以數位的方式重製,可以以單篇新聞作為單元進行重製,但筆者認為仍應屬於前開「為保存資料之必要」的範圍內。然而,目前較大的問題在於圖書館通常不是就其館藏的報紙進行「數位剪報」,而是直接就新聞媒體業者所提供的電子新聞進行剪報,在不符合「館藏著作」要件的情形下,要引用著作權法第48條規定,就會產生困難。因此,若圖書館希望自行建置剪報資料庫,而非向著作權人取得授權時,應該嚴守自行就「館藏著作」進行重製的規定,不得直接由新聞媒體業者的電子報中剪貼。

至於若是圖書館自行建置專題的剪報資料庫後,若要合法提供讀者利用,建議應以單機的方式提供。雖然單機的方式很不便利,且無法發揮網路時代資料庫的最大效益,但因為無論是透過校內的網路或是網際網路,都屬於著作權人「公開傳輸權」的範圍,圖書館無法依據著作權法第48條主張合理使用。即令依據第65條第2項的4款合理使用基準進行判斷,雖然圖書館是非營利目的使用,但因其使用到個別新聞報導的全文,且會影響新聞媒體未來就新聞資料庫可能的市場,恐怕難以有合理使用的空間。

以目前新聞剪報資料庫的建置問題,由於圖書館自行建置,尚須耗費相當的人力、物力,因此,若新聞媒體業者已有提供類似產品時,多數的圖書館並不會考慮自行建置。然而,也確實並非所有的新聞媒體業者均有提供新聞資料庫服務,因此,圖書館若有此類需求,除洽新聞媒體業者取得授權外,依合理使用規定所重製的剪報資料庫,建議只能做單機使用,不能透過網路提供特定或不特定多數人使用,以避免侵害公開傳輸權。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