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4. 投稿時是不是有付稿費的情形,著作權就屬於出版單位,沒有付稿費的情形,著作權還是屬於作者?

許多出版單位經常認為只要支付稿費,著作權就屬於出版單位,出版單位可以自由利用該稿件,也可以授權他人利用該稿件,但若出版單位沒有支付稿費的情形,著作權就還是屬於作者,出版單位只取得一次刊登的權利。這樣的理解,很可能是過去著作權法制沒有很清楚釐清著作權讓與與授權的觀念所致,以下則就現行著作權法下有關出版實務與著作權的讓與及授權的關係,進行簡單的說明。

無論是書籍的稿件向出版社投稿,或是期刊論文的稿件向期刊出版單位投稿,傳統上都將作者與出版單位間的關係,區分為「賣斷」與「非賣斷」。而「賣斷」的形式,又可再大別為「著作財產權的讓與」以及「出版權的讓與或永久授權」;「非賣斷」的形式,則主要為書籍的出版契約與期刊論文的投稿的型態,是屬於著作權法上專屬授權契約的一種。

一、著作財產權的讓與
依著作權法第36條規定:「Ⅰ.著作財產權得全部或部分讓與他人或與他人共有。Ⅱ.著作財產權之受讓人,在其受讓範圍內,取得著作財產權。Ⅲ.著作財產權讓與之範圍依當事人之約定;其約定不明之部分,推定為未讓與。」亦即,著作財產權可以全部或部分讓與他人,當著作財產權全部或部分讓與他人時,就已讓與他人之部分,著作人即已不再是著作財產權人,就該部分的著作財產權,不得再主張任何權利。舉例來說,法律界相當知名的鄭玉波教授,其在撰寫許多法學教科書時,為一次取得較高的代價,即將書籍的著作財產權全部讓與給三民出版社,在著作財產權讓與給三民出版社之後,鄭玉波教授或其繼承人,即不得再就該著作有關的財產利益為任何主張。

二、出版權的讓與或永久授權
出版權為民法上的概念,依民法第515條第1項規定:「稱出版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以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之著作,為出版而交付於他方,他方擔任印刷或以其他方法重製及發行之契約。」而出版權即為將著作以印刷或其他方法重製及發行的權利,對應到著作權法中,即為著作依出版契約所定範圍相關的重製權及與發行相關的各種權能。一般在談到出版權的「賣斷」的情形,僅是指出版社可以永久出版該著作,但是出版社為何可以永久出版該著作,則可能因為取得紙本重製的「重製權」及「散布權」(著作財產權可分別讓與),亦可能因為取得「重製權」及「散布權」或發行相關權利的永久專屬授權。二者的差異在於若是取得部分著作財產權,則除非有可以解除契約的事由,否則,該部分的著作財產權,會由出版社所享有,但在永久專屬授權的情形,則可能因為出版社有違約的情事,而有依契約或民法相關規定終止永久專屬授權契約的可能。這部分須依契約的內容進行判斷。

三、書籍的出版契約
書籍的出版契約,如前所述,依據民法有關出版契約的約定,在著作權法上可說是一個有關著作重製及發行相關權利的授權契約(通常會約定作者不得自行或再授權他人出版,此時則為專屬授權契約)。若屬專屬授權的型態時,在出版契約有效期間,出版單位作為專屬被授權人,可以排除作者自己或其他人進行出版,但出版契約屆滿或終止後,出版單位即無此權利。

四、期刊論文投稿
期刊論文的投稿,除了參考民法有關出版契約的規定外,著作權法第41條規定:「著作財產權人投稿於新聞紙、雜誌或授權公開播送著作者,除另有約定外,推定僅授與刊載或公開播送一次之權利,對著作財產權人之其他權利不生影響。」相對於民法的出版契約是專屬授權契約的型態,依著作權法第41條規定所成立的契約,則是非專屬授權,作者甚至可以再授權予其他期刊發表。

綜合前述4種與書籍、期刊論文投稿有關的型態,我們可以發現,基本上,著作財產權只有在著作人同意全部或部分讓與給出版單位的情形,著作財產權才會是屬於出版單位的,並不因為是否付費而受影響,端看出版單位是否要求投稿者簽署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或類似文件)而定。因此,並不是只要有付稿費,出版單位即可取得著作財產權,出版單位若想要取得著作財產權,還是需要與投稿者另行簽署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才可以。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