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5. 投稿到學術期刊時,作者還能不能自行將論文集結成冊出版?

投稿到學術期刊時,作者能不能自行將論文集結成冊出版,要看作者與學術期刊出版單位的約定來決定。作者與期刊出版單位的約定,主要可能有二種途徑,一種是透過期刊上所刊載的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另一種則是透過期刊所提供的授權同意書或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然而,由於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只是出版單位單方面對於公眾進行邀稿,由民法的角度來觀察,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只是一種「要約的引誘」,就是設定特定的條件,引誘潛在的作者投稿,作者將稿件投稿至期刊出版單位,則是民法上的「要約」,期刊出版單位經過論文審查接受該稿件的刊登,則是屬於民法上的「承諾」。「要約的引誘」對於雙方當事人都沒有法律上的拘束力,也就是說,期刊出版單位雖然設有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也許有規定接受稿件刊登的條件,但出版單位即使未依規定接受稿件的刊登,也不會有法律的責任,相同的,投稿者也可以在投稿時與出版單位另行達成其他出版契約的合意。

在前述的解釋下,作者投稿時「要約」的內容就非常值得探究了。我們可以知道,一般來說,期刊出版單位通常都是假定作者是依據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所設定的條件投稿,但是,法律上並沒有規定提出「要約的引誘」的一方,在提出「要約」的一方沒有反對的意思表示的時候,推定提出「要約」的一方是依據「要約的引誘」的內容提出「要約」。而依民法規定為「承諾」之一方,只有對於「要約」的內容為「承諾」,雙方才會達成契約的合意,若是為「承諾」之一方變更「要約」的內容為「承諾」,則視為提出新的「要約」,須待他方依新的「要約」的內容為「承諾」時,雙方的合約才會成立。因此,若是期刊出版單位無法證明投稿者是依據其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所設定的條件,以投稿的方式對出版單位提出「要約」,或是無論投稿者的「要約」內容為何,出版單位皆已依徵稿說明或徵稿啟示內容向投稿者進行「新的要約」或「承諾」,則將產生雙方間意思表示不一致的情形。一般來說,若是意思表示不一致,則契約應未達成合意,但在投稿的情形,著作權法第41條規定:「著作財產權人投稿於新聞紙、雜誌或授權公開播送著作者,除另有約定外,推定僅授與刊載或公開播送一次之權利,對著作財產權人之其他權利不生影響。」乃是對於著作權人的保護規定,因此,若是出版單位無法舉證推翻前開「僅刊載一次」的推定時,則出版單位將僅擁有刊載一次的權利。

因此,為使期刊出版單位與投稿者間的法律關係能夠釐清,建議出版單位應要求投稿者在投稿時,一併附具出版單位所要求簽署的授權文件或著作財產權的讓與文件。若是作者投稿到學術期刊時,已同意將該篇論文的著作財產權讓與給出版單位,則作者不再是著作財產權人,自然不能再將該篇論文與自己的其他論文集結成冊出版,否則會侵害期刊出版單位這個著作財產權人的重製權及散布權等;若是作者投稿到學術期刊時,已同意該篇論文專屬授權予出版單位,則須視專屬授權的範圍,是僅限於紙本的期刊、電子的期刊,還是也包括專書的情形,這部分須依雙方間的契約來決定,若契約約定不明時,依著作權法第37條第1項但書的規定,會推定為未授權,對著作權人的保障較為足夠,作者在期刊出版單位取得專屬授權,但未明文約定不得集結成冊出版時,應仍能自行集結成冊出版,但解釋上應不得再行授權予其他期刊出版單位以期刊論文的形式刊登;若僅是一般的非專屬授權,或是沒有簽約授權書的情形,則在解釋上作者應該還是擁有自行集結成冊出版的權利。

綜而言之,由於著作權法的立法傾向於保護著作權人,因此,若是期刊出版單位與作者間有關授權或著作財產權讓與的規定約定不明確的話,依著作權法規定,會推定著作權人仍然保留該部分的權利。因此,作者若要判斷是否能夠自行將論文集結成冊出版,第一步要先把與期刊出版單位間的合約條文拿起來判讀,若是合約條文約定不明時,依著作權法的解釋對於作者就較為有利。然而,若作者認為自行判讀與期刊出版單位間的合約條文並不容易時,更簡單的方式是直接與期刊出版單位接洽,只要雙方溝通清楚,即不會有著作權侵害的問題產生。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