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13. 國外重要學術論文的翻譯或評介,是否需要取得作者的同意?

許多研究機構為提昇學術研究水準,除了要求研究人員必須閱讀國外文獻外,也會鼓勵對於國外重要學術論文的翻譯或評介,以利其他不同領域研究人員可以快速的吸收相關資訊。由學術交流的角度來觀察,確實對於國內學術水準的提昇有相當程度的助益。然而,我國著作權法有關「翻譯權」的強制授權規定,在民國87年著作權法修正時,基於我國應屬於已開發國家之經濟發展,已刪除「翻譯權」的強制授權,故目前有關國外學術論文的翻譯,並不適用強制授權的規定。

學術論文的翻譯,乃是將全部的論文內容由外文翻譯為中文,屬於著作權法所稱的改作行為。依著作權法第28條規定:「著作人專有將其著作改作成衍生著作或編輯成編輯著作之權利。但表演不適用之。」因此,學術論文的翻譯,原則上除非屬合理使用,否則會侵害著作權人的改作權。至於學術論文的評介,則須視評介的型式為何?學術論文的評介,可能有「評論」或「介紹」二種形式,「評論」須對於他人著作表示自己的觀點,「介紹」則可單純就他人著作的重點加以說明。但無論是「評論」或「介紹」皆有可能屬於合理使用,亦有可能屬於重製權或改作權的侵害。以下則分別就我國著作權法中相關的合理使用規定,在國外學術論文的翻譯或評介方面,進行分析:

一、僅供政府機關內部參考的翻譯行為
著作權法第44條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因立法或行政目的所需,認有必要將他人著作列為內部參考資料時,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他人之著作。但依該著作之種類、用途及其重製物之數量、方法,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益者,不在此限。」依同法第63條第1項規定,若屬第44條規定之行為,得翻譯該著作。若是學術論文的翻譯屬於政府機關為「立法或行政」目的所需,有機會依前開規定主張屬於合理使用,然而,並非所有具有政府機關性質的研究機構(如:中研院、中科院等)所從事的研究活動,均可認為是因「立法或行政」目的,因此,與法律制度、政策等有關的研究,較有可能主張。

二、僅供個人參考的翻譯行為
著作權法第51條規定:「供個人或家庭為非營利之目的,在合理範圍內,得利用圖書館及非供公眾使用之機器重製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依同法第63條第2項規定,若屬第51條之行為,得改作該著作。因此,若是研究人員僅自己研究所需,將國外學術論文翻譯為中文,可以主張合理使用。但是,依第51條規定主張合理使用,不得有對外散布的行為,這個限制要特別注意。

三、合理的引用行為
著作權法第52條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依同法第63條第1項規定,若屬第52條規定之行為,得翻譯該著作。因此,若是在寫評介國外學術論文時,在合理範圍內,將原文的部分重要段落文字翻譯為中文,仍應屬於著作權法所稱的合理使用。然而,本條的重點在於「引用」,因此,在評論性的文章比較容易主張,若是介紹性的文章,則因為沒有自己其他的觀點,可能要另外透過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規定,主張介紹性的文章,有助於該論文被瀏覽、利用,只要介紹性的文章並沒有與原文章產生替代效果,則仍有可能被認為是屬於合理使用。

至於若是在前述的情形外,一般從事國外學術論文的翻譯、評介的文章撰擬,尤其是有對外發表或供公眾使用的情形,原則上均應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始得為之。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國內期刊,雖然也接受國外學術論文的譯稿或評介,但除要求應載明原始出處、作者姓名外,也會要求應該取得著作權人的同意的原因。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