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至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編製之「校園著作權百寶箱」

作者:賴文智.王文君


8. 學校教授經常指定必須閱讀的期刊論文,能不能委託同學把零散的論文集結成冊一齊影印,再交給全班同學?

大專院校中,由於個別課程的議題,可能國內沒有適當的教材可供使用,因此,有許多教授會指定國內外期刊論文,依據課程進度指定學生研讀後進行報告,尤其在所學習的議題是該領域較前沿的研究時,這種情形更是常見。許多教授為了減省學生個別進行期刊論文蒐集的辛苦,乾脆把自己已經蒐集好的期刊論文資料提供給同學,並請同學集合印製成講義,再分發給全班同學。這樣的行為,是否有違反著作權法呢?

國內外期刊論文的研讀,對於研究所學生而言,在教授有系統的指導下,當然是進入特定研究領域相當重要的學習方式,然而,以他人已公開發表於期刊的論文為課堂的授課教材,涉及重製甚至編輯等行為,則須考慮是否可以構成合理使用,否則,仍須取得個別著作權人的同意。在本題所描述的情形,進行重製行為的人,若是學生依據老師的指示,將老師所提供的期刊論文資料,影印裝訂成冊,則行為人仍然是老師,若要主張合理使用,須參考著作權法第46條規定;若是老師僅提供期刊論文的作者、出處等資料,由學生自行去圖書館影印後,再協助其他同學影印、裝訂,則重製行為人則為學生,若要主張合理使用,則須參考著作權法第48條及第51條規定。

依著作權法第46條規定,「Ⅰ.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及其擔任教學之人,為學校授課需要,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Ⅱ.第44條但書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學校或老師為學校授課需要,確實可以重製他人著作,並提供予學生使用,然而,這也僅限在合理範圍內,若是為授課教學的目的,將他人的著作進行大量的重製,則可能嚴重損害到著作人的權利,甚至發生「市場替代」的效果,就不能認為是屬於「合理使用」。把國內外學者發表於期刊中的單篇論文,影印後提供予學生參考的行為,依個案判斷應有合理使用的可能性,然而,若將特定領域的期刊論文,經選擇、編排後整理成冊,作為自己上課使用的教材,則有未經同意為編輯、出版行為的疑慮,具有「市場替代」的效果(如可能使原先出版社可能願意發行特定領域的論文集的意願降低),有侵害著作權的問題。

至於若是老師僅提供期刊論文的作者、出處等資料,由學生自行去圖書館影印(例如:許多學校圖書館有提供教授指定教材的展示服務,學生只要到圖書館即可迅速取得教授指定教材的圖書館館藏,可利用圖書館影印機進行影印),這時候無論是依據著作權法第48條第1款規定,圖書館可以應使用者為個人研究的要求,重製期刊中的單篇論文,或是依據第51條規定,得利用圖書館的影印機,為個人非營利目的的重製,都是在合理使用的範圍內。然而,必須要特別說明的是,由於著作權法第51條規定:「供個人或家庭為非營利之目的,在合理範圍內,得利用圖書館及非供公眾使用之機器重製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學生可以利用的影印機,並不包括影印店所提供的影印機,因此,學生若在圖書館重製一份之後,接受其他同學的委託,將這些印好的期刊論文交給影印店進行影印,這時候,還是不能依據第51條主張合理使用,必須回歸到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規定,由法院依個案進行綜合判斷。

綜上所述,學校教授如果指定所必須閱讀的期刊論文,無論是由教授整理成冊後交給學生拿到影印店影印,或是學生自行找出期刊論文後,交給影印店印給全體同學,都無法依據著作權法第46條及第51條主張合理使用,須由法院依個案依第65條第2項的4款基準進行判斷,侵害著作權的風險較高,建議教授或學生勿採此種方式較佳。比較適當的方式,還是由教授就學校圖書館的館藏著作中,選擇適當的教材,請圖書館人員協助將這些期刊論文整理後,放置於特定場所供修習該門課程的學生,利用圖書館的影印機自行進行影印,才是最安全、合法的方式。

<<回目錄<<